当前位置:首页>科技 >互联网>爱尔眼科股东减持史

爱尔眼科股东减持史

2022-01-13 16:54:09 责任编辑:未填 易科物联

标题:爱尔眼科股东减持史

出品|公司研究室大健康产业组

文|刀客

近日,爱尔眼科(300015.SZ)两位高管增持自家股票,公司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刘多元增持10.28万股,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吴士君分两次增持6万股。

理论上,公司高管愿意在目前位置增持股份,表明对公司的前途有信心。不过,公开信息显示,这家公司包括创始人在内的高管中,除了主要创始人兼董事长陈邦与2020年4月上任的冯珺,其他副总经理及其以上级别的高管,都曾减持过公司的股份。其中,上述增持公司股份的刘多元减持过6次,吴士君减持过8次。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整理:公司研究室)

4位创始人中2位离职3位套现超22亿,唯有实控人陈邦没减持

爱尔眼科是创业板首批上市的28只股票之一,2009年10月30日上市以来,股本出现快速扩张,由初始发行时的1,.335亿股(原始股东10000万股,IPO3350万股),迅猛扩张到目前的54.06亿股,整整扩张了40倍。

招股书显示,自然人股东中,陈邦、李力、郭宏伟、万伟属于公司高管,其中,前3位属于公司主要创始人,陈邦为公司实控人。这4人中,除了实控人陈邦,其他3人都大量套现,其中郭宏伟(夫妇)套现金额13.93亿,李力6.82亿,万伟1.08亿,累计接近23亿。

目前,郭宏伟、万伟已经辞职,不再担任公司职务。三季报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郭宏伟持股仍然高达1亿股,位居流通股前十大股东,因此,其持股变化尚可在公开信息中查到,一旦其继续减持,从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其实际套现金额就很难追踪。此外,公司研究室注意到,创始股东万伟最早减持时间为2011年8月11日,几乎是解禁期刚过就开始减持,而且减持非常坚决,累计减持356万股。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整理:公司研究室,部分金额以减持时间段公司股价均价计算)

8位副总经理7位套现1.65亿,5年间出现4次减持小高潮

自从2009年上市以来,爱尔眼科核心管理层相对稳定,除了郭宏伟、万伟分别于2018、2019年辞职外,其他核心高管相对稳定,而且,随着业务发展,近几年又提拔了几位新的副总经理。这些核心骨干,受益于合伙人制度,都获得了数量不等的股权激励股票。这些股票,成为管理层持股的重要来源。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担任副总经理职务的8位自然人中,除了刚上任不久的冯珺,其他人陆陆续续都进行了减持,时间跨度从2014年10月开始持续至2021年2月,累计减持金额高达1.6489亿。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整理:公司研究室,部分金额以减持时间段公司股价均价计算)

公司研究室注意到,这些高管减持过程中,时间上相对集中,每年年底与6月30日就像两个节点,过了这两个节点以后,高管们就开始陆续减持;随着公司股价走上上升通道,特别是来到相对高位后,高管们套现的频率也加快,在2017.07-10、2019.04-05、2020.05-10、2021.01-02,先后形成4次小高潮。

这些高管的减持特点不一样,刘多元、吴士君属于小步快跑,减持次数较多;王丽华与韩忠则属于不减则已,要减持就猛砸一下;李爱明的风格介于这两者之间,但累计减持金额高达5300多万,在副总经理中排名第一;杨智宽则属于后来居上的猛人,持股解禁不久,2年间就减持4次,减持金额高达1973万。

4年前高管密集减持惹争议,公司称这是“对公司未来充满信心的实际举动”

2017年8月,爱尔眼科创始人及高管出现密集减持,也就是本文所说的2017.07-10减持小高潮,不少投资者对此抱有疑虑。

当时,公司在深交所互动易上表示,董监高看起来“集中”减持,是因为存在季报、半年报、年报等规定时间不能减持,加上期权行权、限制性股票等时间限制,时间窗口极其有限所致,与公司业绩无关。公司称,发起人股东李力、郭宏伟以及万伟减持股票主要为医生合伙人借款、股票期权行权筹集资金,公司董事及副总经理韩忠、董事会秘书吴士君以及副总经理王丽华减持股票主要为合伙人计划、股票期权行权筹集资金。

此外,公司称,高管的减持计划与恶意减持套现无关,均是为对公司发展提供助力,且是对公司未来充满信心的实际举动。公司在互动易上还以孔子颜回的故事回应投资者的质疑,希望投资者深入了解公司减持原因后再做判断与决策。证券时报登出相关报道后,有投资者称,别的都能理解,就是“高管的减持计划与恶意减持套现无关,均是为对公司发展提供助力,且是对公司未来充满信心的实际举动”这句话,搞不懂这是什么神逻辑。对公司未来充满信心,不应该是积极增持股票吗?频繁减持怎么就成了看好未来呢?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4年过去了,公司2017年回应中称对公司未来充满信心的创始人郭宏伟、万伟,大幅减持套现后分别于2018、2019年辞职。而2020年10月29日、2021年1月25日分别在47元、60元以上价位(前复权)套现的公司董秘吴士君与财务总监刘多元,现在开始在低位回补,最新的消息是,吴士君计划在之前增持6万股的基础上,6个月内再增持50万股,增持价格不超过50元。

公告称,吴士君是“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对当前公司内在价值的合理判断,实施本次增持”。相隔不过4年,同一家公司对高管密集减持与低位增持做出的回应与解释几乎完全一致,普通投资者估计真不知道到底该怎相信哪种说法。

股权激励与分红送股让股本扩张超40倍,高管手头股票越卖越多

由于上市以后,爱尔眼科几乎没有停止过分红送股,公司总股本快速扩张,管理层手中股票也越来越多,虽然不断出现减持,但创始人与核心人员手中持股数量依然不菲。

以创始人郭宏伟为例,其初始股份不过454万股,这些年,累计减持3788万股,目前手头持股依然高达1亿(截至2021.09.30),持股市值高达36.8亿(截至2022年1月12日收盘)。万伟初始股票不过80万,累计减持356万股,但目前持股依然高达974万股(截至2019.12.31).至于第二大自然人股东,也是公司主要创始人的李力,减持1921万股后,目前持股1.86亿,依旧雄踞前十大股东第4。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整理:公司研究室,部分减持金额以减持时间段公司股价均价计算,持股市值以2022年1月12日收盘价计算)

截至2022年1月12日收盘,一直没有减持反倒参与增发的自然人兼实控人陈邦名下,持有爱尔眼科股份超过8.5亿股,市值约合315亿元,这里还没有考虑爱尔医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持股。不过,公司研究室注意到,爱尔眼科的股价目前已从2021年7月的最高72.27元/股,回撤到目前的36.81元/股,接近腰斩。

业内人士认为,刘多元、吴士君等部分高管在这个价位附近出手增持,固然表明了管理层对公司未来充满信心,但爱尔眼科依靠创投基金体外孵化,然后大面积收购的商业模式,伴随着商誉快速增长,对这种模式可能涉及的利益输送,以及快速扩张后带来的手术事故可能上升及管理跟不上的风险,始终让不少投资者心怀疑虑。

此外,这种摊大饼式的扩张,虽然带来整体营收与利润规模的扩大,但每股收益似乎并没能同步快速提升。这一点,也让部分机构诟病。至于证监会为何迟迟没有批准公司新一轮增发,其中原因也值得投资者深思。

阅读上文 >> 国电南瑞、宏发股份、许继电气,谁是盈利能力最强的电网自动化设备企业?
阅读下文 >> 靶向DNA修复途径的肿瘤治疗

大家喜欢看的

  • 科技
  • 资讯
  • 金融
  • 区块链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企业用户注册发布,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esxun@qq.com,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本文地址:http://www.ekeiot.com/keji/53719.html

微信“扫一扫”
即可分享此文章

  • 手机登录

  • 移动网址

  • m.ekeiot.com

Copyright © 2019-2021 ekeiot.com 易科物联网 ALL Right Reserved

客服: ICP备案号:晋ICP备19011392号